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淇悦 > 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增加蔡昉有深意 货币政策制定或更多考虑防止贫富差距扩大问题

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增加蔡昉有深意 货币政策制定或更多考虑防止贫富差距扩大问题

几天前,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发生调整。新增蔡昉、王一鸣两位经济学家。

 

蔡昉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的加入被市场上解读为央行货币政策将更多关注就业目标。

 

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增加蔡昉的深意在于,货币政策制定或更多考虑防止贫富差距扩大问题。

 

按照《货币政策委员会条例》规定,委员年龄一般在65周岁以下。以金融专家身份出任委员的任期为2年。而蔡昉出生于1956年,今年满65岁。在年龄不符的前提下,成为货币政策委员,显示对其研究的某领域有强烈的需求。

 

而就业目标一直就是货币政策持续关注的四大目标之一。并不存在需要人口专家突然加入的很强的必要性。

 

蔡昉的研究领域为人口结构、二元经济等。但他在收入分配、贫富差距方面也有深入研究。

 

蔡昉于2008年发表文章《刘易斯转折点——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2015年发表文章《收入分配的新库兹涅茨事实》。

 

中国在2004年跨越刘易斯拐点,库兹涅茨转折点相伴刘易斯转折点而生,能否成功改善收入分配差距,越过库兹涅茨拐点,是能否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跻身高收入国家的关键。这个过程中,政府缩小差距的意愿和政策力度至关重要。

 

过去几十年,每一次经济、金融危机,全球各国一轮又一轮的量化宽松刺激经济。很明显,扩张性货币政策,通过货币传导途径,使不同收入群体的财产性收入分配差距进一步扩大。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量化宽松进一步凸显了货币政策宽松加大贫富差距的问题。

 

以美国为例,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加剧了美国社会的进一步贫富分化。富人暴富,贫富差距加速激化。过去一年多美股的大幅上涨,催生美国的超级富豪收入成倍增长。货币政策的宽松推动了富人财富的更大幅度升值。而穷人手中的现金在贬值,货币宽松导致的物价大幅度的上涨影响的也是穷人的生活。

 

这是摆上台面的问题,货币政策施行到哪种力度,既达到货币政策的目标,又不至使收入分配差距扩大,这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需要新解决的命题。所以,这是蔡昉即使超龄也被纳入货币政策委员会的原因。目前看起来,没有更好的办法,除了货币政策转向外。从这个角度分析,今年的国内的流动性大概率地将要收紧。

 

 

 



推荐 14